a/s

younger now than we were before.

子博:headcanon-of-albius
(原耽小号:oliviacollins)


Scorpius一脸惊讶地看着从自己魔杖尖端变出的美丽生灵,温柔的牡鹿踏着轻巧的步伐在黑魔法防御术教室上空盘旋了一阵,又落回到金发男孩身边,用那双湿润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Merlin—Al,你看见了吗?我的守护神……它是——”
“是的,我看见了,是一只牡鹿。”
黑发男孩微笑着点点头,又补充道:“非常可爱,就跟你一样。”
见Scorpius微微脸红起来,Albus嘴角的笑容不由得扩大了几分,“你还没见过我的守护神,要不你来猜猜它长什么样?”
“……嗯…我不确定,”Scorpius那双温柔的浅灰色眼睛里闪过一丝犹豫,尔后露出一个带有几分狡黠的笑容,“也许是一头狼?”
Albus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下一秒他爆...

{ 2018-05-19 /4 }
 

bgm for Albus & Scorpius

发布了长文章:bgm for Albus & Scorpius

点击查看

{ 2018-05-19 /1 }
 

一个便衣傲罗片段。

“Al…Arthur Parks.”
“我叫Jack Parks,这名儿挺好记的,对吧?”
“你俩是兄弟?”说话人审视的目光在面前两个黑发男人身上逡巡了一番,然后落在那个“Arthur”手中的驾照上面,他眯着眼睛故作姿态地瞧了一眼,最后还是点点头,放他们进了酒吧大门。

“瞎编两个麻瓜的名字还挺容易的,Al。”
室内高分贝的摇滚乐和尖叫声盖过了James带着笑意的说话声,不过Albus看他的嘴型也大概猜出了七七八八,他不耐烦的夺过哥哥手中的“驾照”,“应该说,制作两张假的驾照挺容易。”他砸了砸嘴,语气中带上了些嘲讽意味,“——这玩意儿我帮你收好,别弄丢了还被哪个好心的麻瓜捡去送到警察局...

{ 2018-04-29 /2 }
 

其实现在比起写Albius,更想写the Potters
哥哥跟弟弟,父亲跟儿子,傲罗世家(Aurors’ Bloods),fucking perfect!

“我受够了——我真的……后悔干傲罗这一行。”Albus连声叹气,他把一张写满无用信息的羊皮纸揉成一团扔到隔间James的桌上,“加班忙到连顿饱饭都吃不上,一想到Scor现在肯定在家吃过晚餐了,我对他的嫉妒就控制不了——你说我转行去当治疗师能行吗?”
“我想不行,起码圣芒戈不会收把写有可疑巫师名单的纸团乱扔的治疗师。”
James疲惫的声音从隔板另一边传来,伴随着一阵窸窣声,Albus肯定自己哥哥打开了那团羊皮纸再次核对有没有什么关于犯罪调查的遗漏...

{ 2018-04-26 /2 }
 


薛洋:“谁让lof主你写的是我呢,活该之前被屏蔽。”

{ 2018-04-03 /5 }


他虽然姓金,但从小带大自己的却是另一个江姓男人。
某种意义上来讲可以说是相依为命的舅甥俩,江澄给金凌洗过澡,教金凌写过字,更小的时候甚至还帮他梳过头发穿过衣服。在金凌尚幼,还不明白从小父母双亡的自己跟别的世家小公子有何不同的傻乎乎的年纪,某日在又一次提起家世时,冷不防地遭遇了旁人同情怜悯眼神,一瞬间过往被自家舅舅支撑起来的骄傲悉数土崩瓦解,恰逢那时在云梦,他哭着跑回莲花坞,对这里自己唯一也最亲近的人大吼出声——“为什么舅舅不是我的阿爹?!”
江澄当时还在厨房里亲自给刚从兰陵接过来的小外甥炖莲藕排骨汤,金凌每回回云梦都嚷着要喝自己炖的汤,可惜江澄毕竟不是江厌离,尽管心里同样揣着那份爱意,但手艺上还是...

{ 2018-03-28 /42 }
 

猛然醒悟到的薛晓。

晓星尘可能根本想不到薛洋会对他产生一种莫名的感情吧,他知道薛洋身份后的一瞬间就已经崩溃了,然后薛洋又是个情商低不会说话的人(中二+变态性格造就的),激晓星尘是因为他自己也情绪失控了所以嘴上没个把门的想到什么说什么(要说薛洋其实也是善于伪装或者忍耐的,否则不可能用假身份和晓星尘朝夕相处也能平安无事度过两年),说话内容为纯泄愤根本没过脑子,他巴拉巴拉一通发泄完,另一边晓星尘又悲又怒,他觉得自己被薛洋毁了,当然事实也确实如此——至于薛洋做出这一切背后的真正原因,他已经没心思去想了,死前的最后一刻当然是恨薛洋的,但在此前跟对方相处的那几年间,我想他对那个从未表露过身份的少年应该还是产...

{ 2018-03-27 /15 }
 

一个对话流。

“你现在对你舅舅的态度倒是跟从前大不同了?真是奇了。”
魏无羡拿起桌上的茶壶自顾自倒了杯茶,完了又放回原处,他对面的金氏家主也没有表露出被怠慢的生气模样,也神色自然的拿过茶壶,自己给自己倒茶喝。
魏无羡低头喝着茶,眼神悄悄往上移,他把金凌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此时对面这青年举手投足间皆是安然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人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怡然自得,跟多年前那个冲动狂躁的少年完全判若两人——自己跟蓝湛归隐山野,不曾跟金凌有过联系的这么多年间,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真是令人好奇。魏无羡越想越好奇,他的话匣子就又打开了,无视了对方并未回答自己刚才的问话这一点,他下一个问题又抛向了金凌...

{ 2018-03-12 /47 }
 

“魏婴——你给我滚出来!”
薛洋刚回家打开房门就冲屋里的人大吼了一声,他一嗓子嚎完,就听见一阵慢吞吞的脚步声从厨房里转出来,围着围裙,手里还拿着把锅铲的男人看上去态度特别温良恭俭地开口说道:“怎么了?你吃错糖了?”

“噢——原来是晓星尘没招你啊,我还料他是我妈以前同事的儿子,多少会给点面子。”
魏婴吃着薛洋那个宝贝铁盒子里的糖,一面吃一面又说道:“再说你都一23岁的大小伙子了,还跟小孩儿似的成天吃糖,这对找工作没好处。”
眼看薛洋又要发作,他勾起唇角又是一笑,“ 不过不碍着你租我房子。”

“虽然不知道晓星尘他们几个年轻人的创业公司怎么不多招新人,不过你过几天不如去江澄的游戏公司碰碰运气,之前我还听他说他...

{ 2018-03-08 /12 }
 

想把这首恋如雨止ED送给现代paro的澄凌,人17岁的高中生和45岁的大叔都能在一起,你们20岁的年龄差(大概?)有什么好顾虑的——啊忘了你们是舅甥关系(。


“What a good thing we lose?

What a bad thing we knew?

I wanna sleep in your feel. 

I wanna see you in the deep.”

“Nothing but you’re the part of me.”


“我喜欢舅舅,想一辈子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金凌哭得满脸是泪,却难得的语气平静,不狂躁也不激动,江澄却动了气,...

{ 2018-03-05 /30 }
1 2 3 4 5 6

© 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