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看什么时候写篇现代paro澄凌+羡凌。
蓝景仪:“这是真上演大小姐选夫婿戏码了?金同学眼光不一般——无论江叔叔还是魏叔叔,都是大叔级别的啊!叔控的世界我不懂!思追儿你懂不?!”

(大概是这么个思路↓
“金凌,你要是喜欢我,就别上你舅舅的车。你今天要上了他的车,往后肯定不愿意再坐我的摩托车后座了。”
“别跟魏婴废话,阿凌!上车!我只给你十秒钟时间,否则我直接把你抱进来!”
“舅舅你—!你…你要是喜欢当街抱男人,不如去抱魏婴吧!”
“……魏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滚进来!难不成还真让我抱你?!你居然敢把摩托车钥匙塞给阿凌!等追上那小子我要你们两个好看!”
“金凌开摩托技术越来越好了,江澄,我看你这回想追上他估...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我喜欢上了一个年龄比我大上很多的人,你…你会怎么想?”
“怎么想?金凌,你是不是想日天啊?”
魏婴出口就是一句不太客气的话,原本一脸忐忑的少年听罢立刻变了脸色——“魏婴!你——”
“你什么你?明年就上高中的人了成天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
被另一个年纪差自己20岁的小辈直呼其名他一点没生气,反而还摆出一副淳淳教导的模样,“甭管遇上什么烦心事,都跟你大舅说说,兴许心结就解开了,可别把希望寄托在外面认识的什么奇形怪状的大叔大婶身上,指望对方能帮你,他们可是会欺骗小孩子的感情的……”
“他不是怪叔叔!——再说……他、他也不能被叫大叔……”
金凌越说声音越小,听到最后魏婴只得低下头俯在对...

致同人圈写手们。

一個關於HP孫世代電影的假想。(部份)

* 14年的脑洞(似乎是维基百科体?)……我是真没想到几年后会出舞台剧啊( ´_ゝ`)



(頁面1)

——是2015年英國魔幻冒險電影,是英國女作家J.K.Rowling的HP系列小說的衍生劇……

……
演職員表

James Sirius Potter / Zack Bolton
Albus Potter / Travis Bryce
Lily Luna Potter / Daphne Bates
……
Scorpius Malfoy / Edward Wilson
……

幕後信息

……由Travis Bryce飾演的Albus Potter,而在電影中飾演Albus的好友——與其曾同在霍格沃茨斯萊特林學...

作者从来都是在自我感动。

你救赎的不是等着“吃粮”的读者,只是自己荒芜的内心。
(每次写Albius时Albus Potter上身都感觉自己特别充实♡

約會。


“想出去約會嗎,Evans?”
“和誰約會——和你嗎?”
Lily非常不情願地把目光從一本《今日變形術》中移開,看向明顯是鼓足勇氣才這麼開口的James。她眨了眨明亮的綠色眼睛,黑髮男生在聽到她冷淡的語氣後立刻就露出一個像是被遊走球打中腦袋的表情。
“當然——!要不你想跟誰約會?Padfoot? Moony? 還是⋯⋯Wormtail?”
James每說出一個詞就顯露出絕望的臉,在說完以後徹底出現了一副悲愴的表情,Lily用手托著下巴故意側過臉不看他,在對方說話時另一隻手裝作漫不經心地把垂在胸前的一縷紅髮繞在手指間把玩,這裡是公共休息室,她還得強忍住快要爆發出的大笑。
“——好了別那麼難過,”Lily站...


Scorpius一脸惊讶地看着从自己魔杖尖端变出的美丽生灵,温柔的牡鹿踏着轻巧的步伐在黑魔法防御术教室上空盘旋了一阵,又落回到金发男孩身边,用那双湿润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Merlin—Al,你看见了吗?我的守护神……它是——”
“是的,我看见了,是一只牡鹿。”
黑发男孩微笑着点点头,又补充道:“非常可爱,就跟你一样。”
见Scorpius微微脸红起来,Albus嘴角的笑容不由得扩大了几分,“你还没见过我的守护神,要不你来猜猜它长什么样?”
“……嗯…我不确定,”Scorpius那双温柔的浅灰色眼睛里闪过一丝犹豫,尔后露出一个带有几分狡黠的笑容,“也许是一头狼?”
Albus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下一秒他爆...

bgm for Albus & Scorpius

发布了长文章:bgm for Albus & Scorpius

点击查看

一个便衣傲罗片段。


“Al…Arthur Parks.”
“我叫Jack Parks,这名儿挺好记的,对吧?”
“你俩是兄弟?”说话人审视的目光在面前两个黑发男人身上逡巡了一番,然后落在那个“Arthur”手中的驾照上面,他眯着眼睛故作姿态地瞧了一眼,最后还是点点头,放他们进了酒吧大门。

“瞎编两个麻瓜的名字还挺容易的,Al。”
室内高分贝的摇滚乐和尖叫声盖过了James带着笑意的说话声,不过Albus看他的嘴型也大概猜出了七七八八,他不耐烦的夺过哥哥手中的“驾照”,“应该说,制作两张假的驾照挺容易。”他砸了砸嘴,语气中带上了些嘲讽意味,“——这玩意儿我帮你收好,别弄丢了还被哪个好心的麻瓜捡去送到警察局。”
“那不正好吗?...

其实现在比起写Albius,更想写the Potters
哥哥跟弟弟,父亲跟儿子,傲罗世家(Aurors’ Bloods),fucking perfect!

“我受够了——我真的……后悔干傲罗这一行。”Albus连声叹气,他把一张写满无用信息的羊皮纸揉成一团扔到隔间James的桌上,“加班忙到连顿饱饭都吃不上,一想到Scor现在肯定在家吃过晚餐了,我对他的嫉妒就控制不了——你说我转行去当治疗师能行吗?”
“我想不行,起码圣芒戈不会收把写有可疑巫师名单的纸团乱扔的治疗师。”
James疲惫的声音从隔板另一边传来,伴随着一阵窸窣声,Albus肯定自己哥哥打开了那团羊皮纸再次核对有没有什么关于犯罪调查的遗漏...


薛洋:“谁让lof主你写的是我呢,活该之前被屏蔽。”


他虽然姓金,但从小带大自己的却是另一个江姓男人。
某种意义上来讲可以说是相依为命的舅甥俩,江澄给金凌洗过澡,教金凌写过字,更小的时候甚至还帮他梳过头发穿过衣服。在金凌尚幼,还不明白从小父母双亡的自己跟别的世家小公子有何不同的傻乎乎的年纪,某日在又一次提起家世时,冷不防地遭遇了旁人同情怜悯眼神,一瞬间过往被自家舅舅支撑起来的骄傲悉数土崩瓦解,恰逢那时在云梦,他哭着跑回莲花坞,对这里自己唯一也最亲近的人大吼出声——“为什么舅舅不是我的阿爹?!”
江澄当时还在厨房里亲自给刚从兰陵接过来的小外甥炖莲藕排骨汤,金凌每回回云梦都嚷着要喝自己炖的汤,可惜江澄毕竟不是江厌离,尽管心里同样揣着那份爱意,但手艺上还是...

猛然醒悟到的薛晓。

晓星尘可能根本想不到薛洋会对他产生一种莫名的感情吧,他知道薛洋身份后的一瞬间就已经崩溃了,然后薛洋又是个情商低不会说话的人(中二+变态性格造就的),激晓星尘是因为他自己也情绪失控了所以嘴上没个把门的想到什么说什么(要说薛洋其实也是善于伪装或者忍耐的,否则不可能用假身份和晓星尘朝夕相处也能平安无事度过两年),说话内容为纯泄愤根本没过脑子,他巴拉巴拉一通发泄完,另一边晓星尘又悲又怒,他觉得自己被薛洋毁了,当然事实也确实如此——至于薛洋做出这一切背后的真正原因,他已经没心思去想了,死前的最后一刻当然是恨薛洋的,但在此前跟对方相处的那几年间,我想他对那个从未表露过身份的少年应该还是产...

一个对话流。

“你现在对你舅舅的态度倒是跟从前大不同了?真是奇了。”
魏无羡拿起桌上的茶壶自顾自倒了杯茶,完了又放回原处,他对面的金氏家主也没有表露出被怠慢的生气模样,也神色自然的拿过茶壶,自己给自己倒茶喝。
魏无羡低头喝着茶,眼神悄悄往上移,他把金凌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此时对面这青年举手投足间皆是安然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人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怡然自得,跟多年前那个冲动狂躁的少年完全判若两人——自己跟蓝湛归隐山野,不曾跟金凌有过联系的这么多年间,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真是令人好奇。魏无羡越想越好奇,他的话匣子就又打开了,无视了对方并未回答自己刚才的问话这一点,他下一个问题又抛向了金凌...

“魏婴——你给我滚出来!”
薛洋刚回家打开房门就冲屋里的人大吼了一声,他一嗓子嚎完,就听见一阵慢吞吞的脚步声从厨房里转出来,围着围裙,手里还拿着把锅铲的男人看上去态度特别温良恭俭地开口说道:“怎么了?你吃错糖了?”

“噢——原来是晓星尘没招你啊,我还料他是我妈以前同事的儿子,多少会给点面子。”
魏婴吃着薛洋那个宝贝铁盒子里的糖,一面吃一面又说道:“再说你都一23岁的大小伙子了,还跟小孩儿似的成天吃糖,这对找工作没好处。”
眼看薛洋又要发作,他勾起唇角又是一笑,“ 不过不碍着你租我房子。”

“虽然不知道晓星尘他们几个年轻人的创业公司怎么不多招新人,不过你过几天不如去江澄的游戏公司碰碰运气,之前我还听他说他...


“公子眼盲?”
薛洋打量了前来住店的客人一眼,这人生得俊秀文雅,可惜上半张脸缠着一条约四指宽的绷带,把眼睛的部位遮了个严实。对方听罢微微点头,薛洋也微微一笑,“无妨,公子随我来。”
他们没上楼梯去二楼的客房,等到盲眼的公子奇怪为什么只是在一楼大厅转了个弯就到了客栈房间时,走在他身前此前始终沉默不语的薛洋锁上了自己房间房门,终于重又开口说话,声音喑哑中带点不易察觉的情欲,“久违了,晓星尘。”
“五年前夔州一别,我可是想了你好久,没想到今日你竟又回来了。”
晓星尘脸色瞬间苍白如纸,他没忘记当年那个同样是在客栈趁自己喝醉酒强行要了他的地方恶霸薛洋,但时间久远加之刻意想忘掉那段记忆,晓星尘已记不太清那人的声音...

脑子里突然一个薛晓现代paro脑洞。

“都他妈给我滚开!”
薛洋脚下用力一踩,铁铲飞起又落下,把手被他稳稳地攥在手里,他又回头冲刚给他吓退到几米远之外的人群大吼:“看见晓星尘了没?!”
“没…没有,不知道你说的那人是谁——”
“一个瞎子,知道不说的老子也挖瞎你们的眼睛!”
围观人群被他这一吓完全如鸟兽散,薛洋啧了一声,转身弯腰朝着地上的土堆又是狠狠一铲,一面铲土一面嘴里恶毒地说着:“死瞎子,瞎了还到处乱跑,给我找着弄不死你——”
突然感觉铁铲铲到了什么东西,他动作一滞,旋即加快速度同时也更为小心地挖起了眼前这堆因为山体滑坡堆积得厚厚的一堆土。见被黄土掩埋的人露出了头顶的黑发,薛洋又是几铲子下去,然后把铁铲...


“上头一些人真是把傲罗当麻瓜警察用,为了能指派我们去调查普通的巫师谋杀案,干脆就认定杀人者是黑巫师……”坐在自己隔间办公椅上的黑发男人说话时声音有点闷,夹在手指间的烟烧了快一半也没见他抽几口,倚在隔板另一边同样一头黑发的傲罗耸耸肩,“不管怎么说,杀人总是犯罪,把凶手抓起来审问一番也没什么错。”他说着举起手里的酒瓶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打了一个激灵,“——伏特加!同样的酒麻瓜产的果然更烈……这么冷的天喝口酒还真暖和不少,你说部里什么时候才会想到给办公室里装个壁炉?”
“或者你在工作上努力一把,过不了多久就能成为傲罗指挥部主任,拥有一间专属于自己的带壁炉的办公室了。”Albus抬头对他的哥哥讥笑了一番,...

* 在ooc的路上越走越遠。

(架空設定,體育老師x語文老師)

單手俯臥撐,引體向上,舉啞鈴⋯⋯黃少天基本上每晚都會做些運動,早上還會特意早起晨跑,喻文州自己也會健身,不過是本著強身健體少生病的想法鍛練身體,強度絕對沒另一個男人那麼大,但黃少天似乎也不是奔著一定要練出胸肌腹肌人魚線之類的目的在練肌肉——他到底在練什麼呢?
有時候晚上坐在客廳裡看書,聽著從陽台傳來的健身的黃少天的喘息聲喻文州會有點不自在,同樣不自在的還有和他們同一屋的黃少天養的那隻哈士奇,老是一動不動地蹲主人跟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看得喻文州莫名有點想笑。喻文州喚哈士奇離開對方也不理,那狗是黃少天搬進他家時一塊兒帶來的,不知怎的愛衝喻...

一言不合就跑酷的苏格兰佬 VisitScotland

24岁生日那天我突然觉得自己老了。
说出去可能别人会觉得好笑,但是是真的,和20岁、22岁的我比起来,现在的我确实老了,再也回不到20、22岁时的状态了,虽然只有几年的差距,但感觉像是有了几十年的距离一样。
哎,想重返20岁。

一个架空苏爱段子


伊恩·麦克卡伦排队买三明治时听见站在自己前面俩小孩儿在聊天,“你也看见之前出现在十字路口那两个超酷的警察了吧,红头发还戴墨镜呢,以后我也要当警察,你可以做我的见证人。”
——天真的美国小孩,伊恩想到,另一个孩子接话了,“我发现英国的警察比我在美国见过的都帅。”
这话说得倒挺像一回事,他不由得吹了声口哨,不料前面说话的孩子立马转过头看向他,一看到他,孩子们瞬间傻眼了,最先说话的那个戴棒球帽的男孩刚要张大嘴说点什么,旁边戴眼镜的同伴却用手肘使劲捅了捅他——“听说你的梦想是当个条子?”伊恩戏谑地开口了,发现戴眼镜的男孩尽管略带紧张但仍然一脸正气地护着朋友时他又笑起来,“不错,你看上去更有勇...

之前私设的孙世代角色们会的外语。
Al →西语/粤语(唯一一个没有理由就开始学多门外语的家伙,我猜大概是因为他喜欢去拉美国家和HK旅游吧?“Er… 事实上只说对了一半,我去过的城市中最喜欢的是巴塞罗那。”),Scor →瑞典语(Malfoy夫人曾有意让他去德姆斯特朗就读,所以提前学过瑞典语),Jim →日语(常玩日本掌机游戏玩出来的附加语言技能),Hugo →法语(关系很好的英法混血堂兄Louis Weasley教他的)。

Albus Potter & Scorpius Malfoy’s new nicknames,Alba & Pius.
(Just be used for calling each other sometimes when they stay alone.)

主唱孫翔,主音吉他唐昊,節奏吉他方銳,貝斯手張佳樂,鍵盤手楚雲秀,鼓手黃少天。

my腦洞無限大233 莫名感覺這支樂隊還挺刷時髦值的233(光看年齡還挺符合現在搖滾樂隊成員搭配的流行趨勢,主唱兼門面擔當年齡隊內最小233)
“人都湊齊了,那就給樂隊取個名字唄。”
“雲秀你說啊,你說啥名兒我都沒意見。”
“方銳你說話是不是不過腦子啊,這⋯⋯這明顯就是說一個人想不出來,要集思廣益才有辦法!”
“哈哈哈哈哈哈哈孫翔著急的樣子好搞笑!結果你不也啥有用的也沒說?”
“取個好聽好記的吧,別太複雜了,否則孫翔那腦子記不住。”
“⋯⋯好像就剩我沒發言了?要我說嗎?你們聽著啊,這樂隊名字吧我醞釀了好久——”

↑ 六個人都沒想出...

用打籃球來比喻的話,喻文州是PG,黃少天是什麼位置?小前鋒?得分後衛?鋒衛搖擺人?
“應該是SF吧?我看一部叫《黑子的籃球》的日漫,裡面那個黄瀬涼太打的就這個位置,我覺得我跟他挺像的,所以我應該也適合打SF。”
“——不過在此之前我得讓我們隊長陪我去專賣店買雙籃球鞋,好久不打籃球差點兒連怎麼過人都忘了。我記得魏老大還在那陣,有一回約著打街球,我想過他,結果雙腳配合不當居然在他面前摔倒了!有這回事兒吧,喻隊?”
“你的糗事我怎麼會記得那麼清?我只記得那回魏隊放水,最後我們這邊險勝。”
“⋯⋯既然你不記得那就是沒發生過,這次老葉可不會對我們放水,他那邊還有個個兒那—麼—高—的包榮興——等等老鬼他不會又要上...

目前最接近我心裡「滿滿的少年氣」的boy是孫翔。
可惜他已經20歲了(。

架空設定,擅長跳高的高中體育特長生孫翔——這可以說是少年感滿滿了✨
“跳高少年——哎!那個跳高少年!叫孫翔是嗎?!喂!孫翔!”
從學校的鐵護欄外傳來了一個大聲吆喝的年輕男聲,他走近一看,才發現出聲的是個大學生模樣的男人。
“⋯⋯孫翔!真的是你啊?!原來你真在這裡唸高中!沒騙人啊!”
頭髮染成米黃色的年輕男人站在圍欄外見到自己嘴裡又是一連串的話,他仔細看了看那張似曾相識的興奮的臉,之後才辨認出對方的身份。愣了愣,他有點不敢相信地開口問道:“天哥?”
“對啊是我!阿翔,你的天哥從廣州趕來看你了喔!”
沒等他接話,那個因玩網遊認識,本名叫做黃...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別的不談,之前也覺得把小紅心當書籤用這一點不能忍,但後來想想,要是你真的寫得好,人家看完也不會取消「喜歡」⋯⋯所以,還是自己努力提高業務水平吧,只有你自己有實力了,別人才會認真對待你,無論在哪裡混都是這個道理,對創作者來說更是如此。當然有點人脈關係更好(比如有幾個互為「太太」的親友喇,一票會稱自己為「女神」的腦殘粉喇,etc. 事半功倍還差這點小紅心?)——實力和人氣我都缺乏,所以才混成了現在這樣一個老透明,不過我不怨人,只怨自己不夠努力。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

©a/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