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younger now than we were before.

子博:headcanon-of-albius

(私設)
* 作者只看過全職動畫和百度百科。

“阿天——”
喻文州叫第一聲的時候黃少天正嘴巴張得老大的打哈欠,聽見對方又很有耐心地喊了第二聲才趕緊閉上嘴,目光從落地窗外收回,扭頭看向對面的男人,喻文州用勺子舀起一口碗裡的山藥肉碎粥喝下,臉上掛著淺淺的笑,語氣溫柔地說道:“這盤幹炒牛河你都沒怎麼吃啊?”
黃少天沉默地看著桌上自己沒動幾口的菜,爾後伸出手從放在另一邊的籠屜裡拿出一個叉燒包,一邊吃一邊沒精打彩地說道:“喻隊今天不也沒吃白斬雞了?根本都沒點這道菜啊。”
“再怎麼喜歡的東西,也有吃膩的時候,偶爾換換口味吃點別的當做是調劑。”藍雨隊長還是如往常一般溫言細語,只是看著不像平日裡那般生龍活虎的副隊時,眼裡露出幾分擔憂神色,“倒是阿天,燒味飯吃一半就不吃了,怎麼,做得不好吃啊?”
“是喔,廣州的燒味飯不好吃,河粉也不好吃。”
黃少天這下連叉燒包也不吃了,放進盤子裡托著腮扭過頭看著窗外華燈初上的城市夜景,天還未完全黑下來,但屬於這個城市的夜生活已經開始了,喻文州見黃少天的眼神在街上匆忙走過的人群中流連了一番,又面無表情地轉回了頭,和自己目光相接時眼裡也沒有了以前那種似乎揉碎進了陽光的溫暖感。
黃少天最近的變化確實有點大,他把亞麻金的頭髮染回了黑色,晚上也不愛跟著隊友一塊兒去酒吧了,看起來似乎變得沉穩些許,但喻文州覺得與其說是沉穩,不如說是陰鬱吧。就在剛才他們來這家餐廳吃飯時,大剌剌摘下墨鏡後就被服務生認出的黃少天,面對熱情的粉絲也只是露出一個帶點疲憊的笑容勉強應付一番,他到底怎麼了?
“頭兒。”
所幸黃少天說話時依舊是那副清爽嗓音,他彎了彎嘴角,開口時語氣異常平靜,“放我個假唄。”
“沒比賽也沒訓練,我不想待廣州了,想回汕頭一段時間。”
黃少天一隻胳膊放在桌上支著腦袋,眼神在一旁的落地窗上亂飄,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避開了喻文州的目光。
“爸媽都搬回老家養老好幾年了,我呢,大概十多年沒回去過了,突然有點懷念小時候經常吃的潮汕街頭的炒粿條啊,比炒河粉好吃一萬倍。”
原來真的只是有點累了,不是自己多心以為的有了什麼大變故。葉修曾說過榮耀再玩十年自己也不會膩,不過黃少天畢竟不是葉修,沒有經歷過放棄一切從頭再來的辛酸,一路走來順風順水,像呼吸一樣輕而易舉收穫榮耀,就像自己平日裡老愛吃白斬雞,但偶爾也會換換別的能產生點新鮮感的東西,黃少天是不是也開始有點想擁有不一樣的生活了呢?
“好啊。”
喻文州笑得眼睛都彎起來,看著對面聽見自己答復驚訝得睜大眼睛的男人,似乎不敢相信這請求會被同意一般,他的話裡也帶上了笑意,“阿天回家休息也帶上我好不好?我想吃正宗的潮汕牛肉火鍋喔。”


“文州,有沒有想過提前退役啊?”
“聽起來你似乎已經有打算了啊,那你退役了想做什麼?”
“不知道,可能回老家炒粿條吧。用玩遊戲的手速炒粿條,想想還蠻好笑的哈。”

热度 ( 1 )

© 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