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目前最接近我心裡「滿滿的少年氣」的boy是孫翔。
可惜他已經20歲了(。

架空設定,擅長跳高的高中體育特長生孫翔——這可以說是少年感滿滿了✨
“跳高少年——哎!那個跳高少年!叫孫翔是嗎?!喂!孫翔!”
從學校的鐵護欄外傳來了一個大聲吆喝的年輕男聲,他走近一看,才發現出聲的是個大學生模樣的男人。
“⋯⋯孫翔!真的是你啊?!原來你真在這裡唸高中!沒騙人啊!”
頭髮染成米黃色的年輕男人站在圍欄外見到自己嘴裡又是一連串的話,他仔細看了看那張似曾相識的興奮的臉,之後才辨認出對方的身份。愣了愣,他有點不敢相信地開口問道:“天哥?”
“對啊是我!阿翔,你的天哥從廣州趕來看你了喔!”
沒等他接話,那個因玩網遊認識,本名叫做黃少天的網友又說起話來,對方的聲音倒是好聽,尾音還軟軟的無意識中帶上了點撒嬌意味——“還真在學校訓練啊?我的天⋯⋯重慶這麼熱,你們這些體育特長生也太拼了吧?”
“也還好啦,也就暑假開始的這半個月會來,上午訓練幾個小時而已,差不多11點半就結束了。”
他說著話又忍不住擦起汗來,聲音也略微喑啞,站在外面的黃少天見狀反應迅速地從包裡拿出一包紙,抽出一張就隔著圍欄遞給他,“流了這麼多汗口渴嗎,要不要喝點水啊?”在男孩接過自己遞出的紙巾後,男人抬起手腕看了看錶,“這也快11點半了,你們是不是該結束了啊?我等你出來,先請你喝水再請吃午飯啊!”
黃少天說得真摯,圍欄這一邊的他咧嘴笑起來,回頭看了看身後還在認真訓練的同學,又轉過頭對男人說道:“完了我還得去學生宿舍的公共浴室沖個澡,要不天哥先去附近咖啡店之類的地方坐會兒?”
對方聽了也樂了,他這才發現那人笑起來時有股天真的孩子氣,之前他們在qq上互傳照片時,自拍時各種凹造型鏡頭感十足的黃少天一度讓他以為這人搞不好其實是個不怎麼出名的模特,故意把年紀說小一點,好跟還是高中生的自己套近乎。但現在一看,確實是個還在上學的學生,只不過比自己大上幾歲罷了。
他們頭上連成一片的樹冠上的蟬鳴又響起來,黃少天仰著頭望著樹呆呆看了會兒,低下頭時卻突然對他說道:“好久沒聽過叫聲這麼響亮的夏日蟬鳴了,讓我回憶起了我的高中時代呢——不過啊不是在運動場上揮灑青春,是還在汕頭時晚上跟幾個兄弟一塊兒出去吃牛肉火鍋,騎車回家時因為天氣悶熱依舊能聽到從樹上傳來的蟬鳴⋯⋯這幾年的暑假都留在廣州做兼職,也是好久沒回去看高中母校了。”
本是意外相聚的歡樂時刻突然就帶上了那麼一點懷舊的惆悵,他不瞭解黃少天的過去,也未曾陪伴過高中時代的對方,他的眼前只是21歲的黃少天,一個通過網絡認識的年長自己4歲的男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們也算是陌生人,但他卻也忍不住對於對方更多的好奇心——也許是意識到了自己突然的感慨讓場面有些許僵持,黃少天又馬上換上一副沒心沒肺的笑臉,低頭從牛仔褲口袋裡拿出手機,舉到他面前晃了晃,再度開口說話時也變回了之前的輕鬆語氣,“結束了打個qq電話啊,你就在學校大門口待著別走,我來接你。”
最後幾個字被說得極其溫柔,像可靠的兄長對弟弟的愛護一般,只是他盯著對方事實上還矮上自己接近半個頭的身高看了會兒,最後還是沒忍住大笑出聲。

“這都千里迢迢來面基了,還費勁打什麼qq電話啊?天哥乾脆就留個手機號碼給我唄!”
“啊你不早說——其實我早就想問你要手機號了好嗎?!還怕你不願意結果你倒挺主動——來來來你把你的號碼報給我,我打一聲過去就行⋯⋯哎,阿翔,你說你的號碼我存什麼名字好,就叫阿翔好不好?我還挺喜歡這麼叫你的,就像叫老家的表弟一樣。”

(說是寫少年孫翔,最後卻有點想看18歲的夏夜騎著單車在大街上如風一般飛馳的黃少天,耳邊是行人說話的潮語和從商店臨街的喇叭中傳出的粵語歌,前方是閃耀的霓虹燈和光明的未來。
啊——青春真好!青春萬歲!)

2017-09-12 热度-4 黃翔私設
 

热度(4)

©a/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