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一个对话流。

“你现在对你舅舅的态度倒是跟从前大不同了?真是奇了。”
魏无羡拿起桌上的茶壶自顾自倒了杯茶,完了又放回原处,他对面的金氏家主也没有表露出被怠慢的生气模样,也神色自然的拿过茶壶,自己给自己倒茶喝。
魏无羡低头喝着茶,眼神悄悄往上移,他把金凌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此时对面这青年举手投足间皆是安然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人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怡然自得,跟多年前那个冲动狂躁的少年完全判若两人——自己跟蓝湛归隐山野,不曾跟金凌有过联系的这么多年间,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真是令人好奇。魏无羡越想越好奇,他的话匣子就又打开了,无视了对方并未回答自己刚才的问话这一点,他下一个问题又抛向了金凌,“我之前也去了莲花坞,跟江澄聊天时他说你最近几年变得挺黏他的了,是有这回事吗?”
几天前听江澄说起这事时魏无羡还有点不相信,饶是这是他亲耳听见的那人亲口说出的话,但他们谈论的可是金凌啊——独自夜猎时恨不能让自己舅舅永远别准确定位到他的行踪的臭小子,同时又贵为兰陵金氏家主,是那个平日里忙起来连抽空去云梦看望江澄的时间都没有的金小宗主,突然黏上江澄这种事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江澄言之凿凿,魏无羡反正不信,于是今天他来兰陵看看金凌,顺便也让对方亲自替自己解惑。只是话刚出口,对面青年扫过来的眼神让魏无羡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金凌好整以暇地又喝下几口茶,似乎喉咙润舒服了,才开口说话——魏无羡明显听出了已是成年男子的低沉声音中因些许的不耐烦而蕴含的压迫感,他多年前跟金凌告别时对方还是个声音清朗的少年,如今真是一切都不同了。“获得堂堂云梦江氏宗主在管理家族事务方面更多的指点,对我来说不是好事一桩吗?我还年轻,正是需要前辈提点的时候,我当然要多亲近他。况且金江两家本为亲族,比起别的仙门世家自然关系应当更为密切。”
“你能这样想,自是极好的。”魏无羡听出金凌在顾左右而言他的同自己打太极,既然对方没明着说清自个儿想法,他也只好学着金凌那腔调做了一番回应。尔后两人都没再说话,自顾自地喝茶和吃桌上点心,就在魏无羡闷得快坐不住想借口走掉时,金凌蓦然开口道:“这么多年了,舅舅身边只有我,我身边也只有他。”
魏无羡心中一跳,他放下茶点,开始认真听这个阔别多年俨然成长为一个已经能独当一面的青年的内心剖白,又等了一会儿,他听见对方平静的声音传来,“现在只有我能保护他。”
一声说不清是嘲弄还是质疑的轻笑从魏无羡嘴里蹦出来,金凌这次倒是有了反应,不过也不是从前少年时会气急发作的模样,他朝魏无羡丢过去一个不轻不重的瞪视,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又被那人抢先,“金凌,你今年多大了?”“25。”“算起来你舅舅也45了——也对,他是个老头子了,自然需要你这个年轻后生好生照料。”
魏无羡这嘲讽之言一出口就引来对面的人的怒火——不过25岁的金凌大概是真学会了压制自己的脾气,他眼瞅着青年脸色走马灯一样白了又红红了又黑,最后才许下承诺一般说道:“相信我的能力,舅舅。”
“……你叫谁?江澄可不在这儿。”魏无羡讪笑着接了一句,“要是叫我可受不住。”“你受不受得住都得受着,我金凌说出口的话就不会收回去。”青年起身拉住了起身欲离开的男子,冲对方露出了今天那人到这儿来自己第一个笑容,“以后你也可以叫我如兰。”
看来不光是对江澄,眼前这小子是对所有人的态度都不一样了,被人扯着袖子再次坐下的魏无羡想到,随后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江澄:“我这个正版舅舅没出场,魏无羡你这个二舅的戏份倒挺多?”)

2018-03-12 热度-64 凌澄
 

热度(64)

©a/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