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younger now than we were before.

子博:headcanon-of-albius

我不會游泳,當Goyle那個蠢蛋把我推進——好吧,準確來說是抓著我的一只胳膊把我扔進黑湖裡時我完全絕望了,我的魔杖被他粗暴地搶走後遠遠地丟在了那棵山毛櫸樹下,他看著我在水裡手腳胡亂撲騰的樣子而發笑,不過我現在擔心的並不是狼狽的自己有多丟臉,而是我在沉入湖底前是否會被在斯萊特林休息室裡的那些同學們發現,看著突然從天而降的一具屍體他們一定會被嚇壞的。

“——你幹嘛這樣對我!?”

我瘋狂地掙扎了好一會兒才突然想到問出這個問題,然而得到的答案令我訝異——

“因為Albus Potter。身為一個Malfoy你現在居然和他像對情侶一樣在一起交往,EWW—真是一對噁心的同性戀!我為你感到恥辱!”他的聲音似乎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我雙手用力拍打著水面竭力想把頭探出水面呼吸,視線變得模糊的同時聽到他最後幾句話,“⋯⋯想想我們的父輩,他們才是斯萊特林的驕傲,Potter本就不應該出現在斯萊特林,你也得為成為他的男朋友而付出代價——”

Goyle的話沒說完就戛然而止了,在我還沒搞明白是怎麼回事時從我只能看見水面下的視角我發現有另一個人向我游了過來,然後我感覺有股溫暖而堅定的力量抱著我把我拉出了水面,探出頭時我終於看清了來者的模樣——黑髮濕漉漉的貼在額頭和鬢邊,那雙熟悉的綠色眼睛裡混合了焦慮,不安,憤怒等等複雜的感情,這個人臉色因為驚嚇而變得慘白,雙手卻仍舊十分用力地抱緊我。

是Al。

我勉強衝他笑笑表示自己已經沒事了,他眨了眨眼,沒來得及等我開口說聲謝謝,他就低下頭閉上眼湊上了我同樣濕漉漉的嘴唇。


“Goyle他不會有什麼事吧?”

被Al環住腰慢慢游回岸邊時我掃了一眼不遠處的草地上仰面倒下的人,看上去像是暈倒了。

“我只能說,他被我打暈躺在這兒肯定趕不上等會兒的魔法史課了,雖然這門課也並不怎麼重要,能讓他直接睡到中午吃飯時再醒來最好不過了。”Al從校服長袍口袋裡拿出他被水打濕了的魔杖,先對我全身施了個「清理一新」的魔咒後才對他自己又照做了一番。

我看著他,忍不住微笑起來,剛才Al擊昏Goyle又跳進湖裡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和我接吻已經給我們吸引來了足夠多的目光,但他的臉上卻一直都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我走到山毛櫸樹下拿回我的魔杖後再回到他身邊,他把我的書包遞給我然後就緊緊握著我的手往城堡的方向走去。

“知道嗎,你這副無所謂的樣子讓表現得很緊張的我看起來像個傻瓜。”我用眼角餘光打量著路過我們身邊時都偷偷朝我們看過來的人,不過他們大多只是瞄一眼就迅速移開了目光——這真有趣。

“你剛才在草藥課結束後撇下我,赴那個白癡的約一起出去——如果你因此出了什麼事,我才會是最傻的那個。”

Al很認真地說道,在長長的袖子下面是他已經和我由雙手交握變成十指相扣的手,這一刻我強烈地感受到了被他溫暖的手包裹住的那枚小小的圓環的形狀,“——我費了多大的勁才說服Malfoy先生讓你戴上了這枚訂婚戒指,”他低沉而柔和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向我最愛的Scorpius Malfoy起誓,如果你死了我絕不苟活。”

“我會對你不離不棄。”

我抬起頭看向他,那雙綠色眼睛在說話時的一瞬間暗了下來,就像是在完成一個牢不可破的誓言。



* 這段如此瑪麗蘇的玩意兒只是我把《吸血鬼日記》《南方吸血鬼》《暮光之城》幾部瑪麗蘇神作的原著看多了的產物😂  寫時不由自主就開了女主視角www

热度 ( 10 )

© 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