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younger now than we were before.

子博:headcanon-of-albius

“當我談Albus叔叔和Scorpius叔叔時我談些什麼?”

我眼角的餘光瞥見Albus叔叔掃了好幾眼牆上的掛鐘,他的動作太明顯連我都注意到了,也許這就是他的目的。
“我該送你回家了Alex,太晚Jim會擔心的。”
他總是用暱稱稱呼我爸,事實上他用暱稱稱呼他能這麼叫的每個人,Jim或者Jimmy啦,Rosie姑媽啦,Larry姑父啦,我覺得他喜歡暱稱這玩意兒,就像他一直堅持讓我們都叫他Al而不是他的正式名稱Albus一樣。
"Al's okay."
他一定以為他當初這麼說時表情和語氣都拿捏得很好,會給我們幾個小孩留下灑脫不羈的印象,但情況恰恰相反,我們只在當著他的面時才會順著他的意思叫Al叔叔,而私下裡比如說Aaron就是字正腔圓地喊他的全名——不過Albus是個脾氣很好的人所以就算是知道了也不會生氣,我相信這一點,從他願意分給我更多的藍莓布丁就能看出來,畢竟Scorpius叔叔做的藍莓布丁是他的摯愛。
說到藍莓布丁,Scorpius叔叔是我認為的在吃過的所有做藍莓布丁中做得最好的人,比爸爸的手藝更棒(Lily姑媽以前最愛吃爸爸做的甜點,但自從Scorpius和Albus結婚後時不時往祖父祖母家送去他自己做的甜點時她就宣稱她的口味變了),此刻我眼睛看著電視上據說是重播了很多遍但我一遍也沒看過的BBC版Sherlock,手不停地往嘴裡送布丁,間或瞧上幾眼Albus。他一向是個不愛說話,喜怒不形於色的人,但我看出他有點坐立不安,之所以肯定地這麼說是因為他開始不停地催我換台了。
“這集我看過了,二十年前當我差不多像你這麼大時就知道這件謀殺案的兇手是誰了,毫無懸念,我都懶得告訴你——所以換個節目,小傢伙,等我幻影移形把你送回家後我就可以看看別的,比方說更有趣的深夜脫口秀什麼的。”
最近的脫口秀節目一點也不有趣,那些言行誇張毫無傳統英式幽默風格的主持人還比不上Scorpius說話風趣,他們總是被自己說的除了他們自己外誰都不覺得好笑的低俗笑話逗得樂不可支,雖然Scorpius作為一個正統的巫師界人士有時候根本不明白或者說是不關心麻瓜們熱衷討論的一些事,比如說麻瓜界的George王子最近換的這位平民女朋友會像當年他的母親Kate王妃一樣成為嫁進王室的又一個灰姑娘嗎?Oh—也許只有Merlin知道。
“Alexander喜歡這些藍莓布丁嗎?等你下次再來時我還可以做給你吃。”我剛天馬行空亂想一通完Scorpius就從廚房走了出來坐到我身邊,他的手裡拿著一瓶啤酒,臉上是一副很開心的表情,像是突然又想起什麼似的他抬起頭對坐在沙發另一側的Albus揚了揚手中的黑啤,我看見Albus陰沉著臉搖搖頭,我覺得他大概是有什麼心事,也許當著我的面不好意思講,教父與教子之間也是允許有秘密存在的。但我猜還有一種極大的可能性是他煙癮犯了,有七歲的小男孩在場不得不忍耐讓他感覺很痛苦,雖然外表看不大出來但爸爸告訴過我實際上Albus是個抽煙很猛的煙鬼(“從15歲就開始抽,說起來還是我當年教他的,但我想他那時沒有當上級長應該和抽煙沒關係。”),所以他才會著急想讓我走人。
我抓緊時間又多吃了幾個布丁,然後對Scorpius說道:“桌上這些沒吃完的我可以都帶回家嗎?”
他聽完就笑起來,Scorpius笑的時候特別好看,我總覺得有星星在他灰色的眼睛裡閃閃發亮,而他本人是個像月光一樣溫柔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跟Albus一樣是個同性戀,不過如果我早生二十年的話可能也會忍不住追Scorpius。
“我喜歡芒果口味的,下次可以做這個味道的布丁給我吃嗎?”
——不知道是芒果口味惹惱了Albus,或是他今天就壓根兒不想聽見布丁這詞,這個高大沉默的男人突然從單人沙發上站起身,拿過一直擱在茶几上的魔杖對著電視揮舞了幾下,正準備一展自己口才的Lestrade探長消失了,到目前為止還沒透露幾個破案關鍵線索的Holmes也消失了,電視屏幕瞬間黑了下去。
我嚇得不敢再多說一個字,手裡舉著吃了一半的布丁不知道該放回桌上還是接著往嘴裡送——最後我盯著漂亮又溫柔的Scorpius叔叔看,他微微撅著嘴像是在抱怨但看上去又像是想強忍住大笑地看著面無表情的Albus Potter,我那脾氣古怪的叔叔對Scorpius和我瞧都沒瞧上一眼,反而像是突然對黑屏的電視機感興趣起來似的和它深情對視著。
“——你說得對,Albus⋯⋯Al叔叔,我想我該回家了,太晚的話爸比會擔心的。”
我想了想然後放下手裡布丁語氣嚴肅地開口說道。
Albus聽罷轉回頭,那張冷漠的臉上朝我露出了今天我到這裡來後的第一個真誠的笑容。


“你今天幹嘛對Alexander這樣不客氣,我想他回去後第一件事就是對James告你的狀——說他的冷面叔叔Albus Potter今天莫名其妙地對他充滿了敵意⋯⋯Well, 事實上你似乎總是樂意不讓孩子們看見你溫柔的一面?”
“今天是九月一日,Merlin! 我為我倆精心準備的十一週年結婚紀念日的燭光晚餐就這樣被那個小鬼頭搞砸了⋯⋯相信我,如果我不是個溫柔的人,我一定會在那小子剛出現在咱家門口嬉皮笑臉地說想見你時就把他直接扔門口那垃圾桶裡了。”
等Scor樂呵完終於用他那纖長的手指幫我戴上安全套後,我緊緊抱著他又低下頭貼在他耳邊柔聲說道:“說真的,之前趁著我可愛的小侄子看電視時我們就應該關上臥室門幹我們現在才幹的這事,拜託——除了他之外誰真正關心Holmes和脫口秀啊。”
热度 ( 16 )

© 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