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younger now than we were before.

子博:headcanon-of-albius

意外的訪客


當我突然間出現在Malfoy莊園Scor臥室外的涼台上時,他看上去像是受到了特別巨大的驚嚇,Scor先是睜大了眼睛看着我,一脸的難以置信,然後就大喊大叫起來——
“我——!我要寄貓頭鷹到魔法部,讓他們派傲羅過來,幫助我把你這個非法幻影顯形入侵他人住宅的傢伙趕出去!”
他驚慌失措地說道,看上去就像一頭受驚的小鹿,oh, 我差點忘了我前男友的阿尼馬格斯就是一隻牡鹿。
“我就是一個傲羅,Scor。”我忍不住大笑着說道,只是Scor看着我的樣子似乎快要哭出來了,我感覺有點挫敗,因為我今晚決意要留下來。我慢慢走近坐回了床邊似乎已經無法動彈的Scor,他沒有逃跑,逃出這間臥室去到大廳或者Malfoy先生和太太的房間尋求幫助,也沒有拿出魔杖進行反抗,他甚至連像剛才那樣试着大聲呼救也沒有。Scor只是看着我,當我走到他面前時他閉上了眼睛,這時我看見他的臉上全是淚水。
我立刻就頓住了腳步,面對這樣的他會讓我有種負罪感,我轉而在Scor的身邊坐下,然後试着用自己最溫柔的聲音安撫他,“我並不是想要傷害你,Scor,我只是想你了,所以就來看看你。”
但是沒用,完全沒用。我早該料到這一點,Scor把頭轉向了另一邊,看得出來他不想聽我的任何解釋,並且希望現在在他身旁的我只是一個糟糕的幻覺。我爸爸曾經說過,在面對一個不願意被你繳械投降的人時,語言的勸說是首位,但如果對方執意不聽勸告,那麼用武力征服就是必須的了。這話是他在一年前我成為正式傲羅不久,在某次會議上說的,他是對我說的,並且我覺得這個戰術可以用在很多方面,就比如現在我想再一次征服Scorpius Malfoy,我可能就得這麼做。
我站起身然後脫下旅行斗篷扔在一邊,Scor立刻就轉過頭看向我,他又看了看離他不遠的斗篷,然後把目光鎖定在了我身上,很好,他終於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了。“——你想做什麼?”他睜大了眼睛,那雙淺灰色眼睛裡的恐懼更甚。很快Scor就明白了我的意圖,他低下頭,嘴唇閉得緊緊的,似乎他接下來即將忍受一場痛苦的折磨。
“我想要你,你知道這一點,這就是我來的目的。”我傾身在Scor身邊耳語道,Malfoy家的大少爺臉色蒼白,也許他這次會想要反抗我了,但是太遲了。
"Al…"
當我的手探進他的長袍,在那具白皙迷人的身體上撫摸時,Scor突然開口說道,我從正在舔舐着的他的脖頸間抬起頭,一瞬間有點茫然地看着身下的金髮男人。
“怎麼了?”我傻頭傻腦地問道,而讓我有點驚訝的是Scor在聽見我的話後竟然笑了起來。“我…其實我並沒有在生你的氣。”聽上去他似乎是在小心翼翼地措辭,“我只是太意外了——你竟然還會來這裡。”
我沉默了,Scor的話竟讓我一時間無法應對,但我也應該感到開心不是嗎,他此前的那些舉動並不是出於對我的憎惡,而是另一種對於自己的害羞的掩飾,當然實際上我也十分想要這樣理解。
身下的Scor咯咯笑了起來,把雙手環上了我的脖子,我特別喜歡他這麼做,在一年前,和更早以前,每當我們做愛的時候他就會變得比平日裡更加迷人可愛,比如說會像這樣貼近我,享受我在之後對他的親暱愛撫。
我看着Scorpius Malfoy臉上熟悉的溫柔笑容,我有多久沒有再見到這樣的他了,從當初分手到現在不過一年而已,可我感受到的痛苦和寂寞遠比這要漫長得多。我甚至都未曾在其間某次去聖芒戈時借機找到做著治療師工作的Scor,和他當面談談希望與之複合的想法,我真是一個膽小鬼。而今晚借用這樣的方式對Scor表明了自己的心意,爾後竟然還得到了Scor的原諒,其實想想也挺不可思議的。
“所以就是說——你從來都沒有忘記過我,是嗎?”
我突然脫口而出這句話,Scor只是用手輕柔地梳理着我的黑髮,“每一天——每一天都是如此,”他淺灰色的眼睛望着我,那之中明亮得似乎有星辰在閃爍,“我沒有一天不在想念你,Albus Severus Potter。”
好像突然間整個Malfoy莊園都安靜了下來,雖然Scor的臥室這裡已經足夠安靜,但我連外面花園裡那隻白孔雀的叫聲也聽不見了。我的耳邊還回響着Scor那句溫柔的低語,眼前是他微笑的臉。Merlin,這真是太棒了,如果說有什麼時刻美妙到足以讓我願意放棄所有來交換的話,那一定就是此時。


“Erm… 你今晚會留下來嗎,我可以在明早我父親發現之前想出一個理由向他解釋你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就說是留男朋友過夜吧——這理由挺好的。”

* Scorpius對Albus開放了允許其在Malfoy莊園自由幻影移形的特權,在他們分手後也沒有解除這一權限。

热度 ( 20 )

© 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