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younger now than we were before.

子博:headcanon-of-albius

A Little Faith

* long long time ago的一個段子的延伸, @五川 姑娘說想看後續於是就寫了一點///

bgm→ Lindsay McCaul 'A Little'


"A little faith, a little love
Can be more than enough
When it's given to you"


       “Lily說她看見Malfoy——我是說,看見你的Scor了。”
       “是嗎,在哪裡看見的?谷歌地圖上面嗎?”
       Albus窩在酒店沙發上玩著平板電腦裡的遊戲,頭也不抬地拋了句並不那麼好笑的玩笑話回應James,他用手指在屏幕上快速滑動著指揮自己操控的小人奔跑跳躍吃掉各種小玩意兒,James在叮叮噹噹的遊戲背景音中聽見他有氣無力地說道——“你知道嗎Jamie,我從去年開始註冊了新的twitter和ins帳號偷偷關注著他,關注他每天都在幹嘛,他從聖芒戈辭職後在索爾茲伯裡生活得怎麼樣,這裡的魔法傷病醫院待遇如何⋯⋯他母親去世已經十年了,也許他回到威爾特郡是對的,方便照顧他在鄉下的老父親——”
       James一言不發地聽著,Albus無論走到哪裡說話時都是一口口音極重的倫敦腔,儘管他們的雙親並不是倫敦人,但不知為何住在倫敦的Albus卻學會了地道的Cockney English,James想起Scorpius以前總愛拿這點打趣,說Albus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倫敦佬,然而每次當Albus感到著急用倫敦方言含糊不清說一大串抱怨的話時Scorpius又會咯咯發笑——Scorpius是一個愛笑的人,正因為如此他也很堅強,哪怕在霍格沃茨三年級的暑假遭遇母親去世這樣的變故也沒有使他倒下,這樣一個人當年頂著壓力毅然決然和他最好的朋友Albus走在了一起,卻又在四年前他們準備結婚的前夕離開了倫敦,也離開了Albus,用膝蓋想也知道是什麼原因——喪妻後的Draco Malfoy需要唯一的兒子回去繼承家業,而不是窩在倫敦狹窄的公寓裡和另一個男人過日子。
       但是Albus想要和Scorpius復合的想法也是真的,James理解這一點,他知道自己的弟弟這次來索爾茲伯裡就是已經下定了決心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要把Scorpius帶回去,“我理解Malfoy先生的苦衷,但是我也希望他能理解我和Scor之間的愛情,在愛情面前我是不會讓步的,不管是Malfoy先生還是Scor,我希望他們都能看到這一點。”
       ——然而說出這番豪言壯語的男人眼下卻因為數日來的尋人無果而頹靡地待在酒店裡玩遊戲,James斜睨了在虛幻的遊戲世界裡一路過關斬將屢屢得分卻始終面無表情的Albus一眼("I got a score.""Not Scor but score."),走近他身邊大聲重複了一遍之前的話:“Lily說她剛在索爾茲伯裡看見Scorpius了。”
       “我們現在就在索爾茲伯裡,這範圍太大了,她是在哪裡發現我前男友的?”
       “——索爾茲伯裡大教堂,怎樣,Scorpius之前有在twitter上說他今天會去教堂嗎?”
       他剛說完就聽見iPad被扔在沙發上的聲音,而前一秒鐘還懶洋洋躺在沙發上無所事事的男人已經幻影移形消失不見了。
       Yea, that's my boy—這才是我認識的那個被愛情沖昏了頭腦,莽撞卻也可愛的Albus Potter啊,James吹了聲口哨嘴角也露出一絲笑意,然後就心情很好地拿過iPad躺在沙發上玩起了弟弟之前玩的那個遊戲。

热度 ( 13 )

© 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