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一個關於HP孫世代電影的假想。(部份)

* 14年的脑洞(似乎是维基百科体?)……我是真没想到几年后会出舞台剧啊( ´_ゝ`)



(頁面1)

——是2015年英國魔幻冒險電影,是英國女作家J.K.Rowling的HP系列小說的衍生劇……

……
演職員表

James Sirius Potter / Zack Bolton
Albus Potter / Travis Bryce
Lily Luna Potter / Daphne Bates
……
Scorpius Malfoy / Edward Wilson
……

幕後信息

……由Travis Bryce飾演的Albus Potter,而在電影中飾演Albus的好友——與其曾同在霍格沃茨斯萊特林學...


Scorpius一脸惊讶地看着从自己魔杖尖端变出的美丽生灵,温柔的牡鹿踏着轻巧的步伐在黑魔法防御术教室上空盘旋了一阵,又落回到金发男孩身边,用那双湿润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Merlin—Al,你看见了吗?我的守护神……它是——”
“是的,我看见了,是一只牡鹿。”
黑发男孩微笑着点点头,又补充道:“非常可爱,就跟你一样。”
见Scorpius微微脸红起来,Albus嘴角的笑容不由得扩大了几分,“你还没见过我的守护神,要不你来猜猜它长什么样?”
“……嗯…我不确定,”Scorpius那双温柔的浅灰色眼睛里闪过一丝犹豫,尔后露出一个带有几分狡黠的笑容,“也许是一头狼?”
Albus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下一秒他爆...

bgm for Albus & Scorpius

发布了长文章:bgm for Albus & Scorpius

点击查看

一个便衣傲罗片段。


“Al…Arthur Parks.”
“我叫Jack Parks,这名儿挺好记的,对吧?”
“你俩是兄弟?”说话人审视的目光在面前两个黑发男人身上逡巡了一番,然后落在那个“Arthur”手中的驾照上面,他眯着眼睛故作姿态地瞧了一眼,最后还是点点头,放他们进了酒吧大门。

“瞎编两个麻瓜的名字还挺容易的,Al。”
室内高分贝的摇滚乐和尖叫声盖过了James带着笑意的说话声,不过Albus看他的嘴型也大概猜出了七七八八,他不耐烦的夺过哥哥手中的“驾照”,“应该说,制作两张假的驾照挺容易。”他砸了砸嘴,语气中带上了些嘲讽意味,“——这玩意儿我帮你收好,别弄丢了还被哪个好心的麻瓜捡去送到警察局。”
“那不正好吗?...

其实现在比起写Albius,更想写the Potters
哥哥跟弟弟,父亲跟儿子,傲罗世家(Aurors’ Bloods),fucking perfect!

“我受够了——我真的……后悔干傲罗这一行。”Albus连声叹气,他把一张写满无用信息的羊皮纸揉成一团扔到隔间James的桌上,“加班忙到连顿饱饭都吃不上,一想到Scor现在肯定在家吃过晚餐了,我对他的嫉妒就控制不了——你说我转行去当治疗师能行吗?”
“我想不行,起码圣芒戈不会收把写有可疑巫师名单的纸团乱扔的治疗师。”
James疲惫的声音从隔板另一边传来,伴随着一阵窸窣声,Albus肯定自己哥哥打开了那团羊皮纸再次核对有没有什么关于犯罪调查的遗漏...


“上头一些人真是把傲罗当麻瓜警察用,为了能指派我们去调查普通的巫师谋杀案,干脆就认定杀人者是黑巫师……”坐在自己隔间办公椅上的黑发男人说话时声音有点闷,夹在手指间的烟烧了快一半也没见他抽几口,倚在隔板另一边同样一头黑发的傲罗耸耸肩,“不管怎么说,杀人总是犯罪,把凶手抓起来审问一番也没什么错。”他说着举起手里的酒瓶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打了一个激灵,“——伏特加!同样的酒麻瓜产的果然更烈……这么冷的天喝口酒还真暖和不少,你说部里什么时候才会想到给办公室里装个壁炉?”
“或者你在工作上努力一把,过不了多久就能成为傲罗指挥部主任,拥有一间专属于自己的带壁炉的办公室了。”Albus抬头对他的哥哥讥笑了一番,...

一個nc-17

(這絕對是我寫過的最ooc的Albius,沒有之一。)

忘了多久以前的硬盤文,


14年(⋯)舊段搬運。


戰爭是什麼?權力的爭奪,無謂的犧牲——以及在那之後深深留在人們心底無法治癒的後遺症。
Albus在閣樓的床上翻了個身,床板發出吱呀一聲輕響,麗痕書店裡靜極了,他閉上眼睛努力也安靜下來,然後聽到了自己發出的綿長而沉重的呼吸聲。
“熒光閃爍。”
他忍不住還是起身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魔杖,輕念出一句咒語,然後舉著頂端發出光芒的魔杖,坐在床上思考著。
Scorpius求職霍格沃茨魔藥學教授職位的過程接連不順,因為他的父親在28年前戰爭前夕的黑暗日子裡投靠過錯誤的一派,Malfoy是個有前科的名字。
“你是個好人,甚至可能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人。”
他想起自己曾對摯友說過的話,透過魔杖尖的亮光望著閣樓的某一處發起了呆。戰...

“Scor,有個問題一直想問你,你是家教嚴格的純血巫師啊,怎麼就屈尊和我這個混血的傢伙在一起了呢?”
我一隻胳膊支起上半身,另一隻手輕輕揉著睡在身邊的Scor的頭髮,他閉著眼安靜地享受著我的愛撫,我看見他的睫毛微微顫抖,喉結上下滾動一番後才開口,“太累了。”
"Excuse me?"
我停止了動作,之後才反應過來他的意思,“你是說你現在很累,想休息了嗎?抱歉——”“並不是這樣。”Scor打斷我,他睜開眼,那雙溫柔的淺灰色眼睛直直地看向我,我突然間感到手足無措,竟然忘記了原本想說的話。我呆呆地回望Scor,他凝視了我一會兒,才繼續說道:“永遠都保持一種優雅形象太累了,我出身於那...

A Little Faith

* long long time ago的一個段子的延伸, @五川 姑娘說想看後續於是就寫了一點///

bgm→ Lindsay McCaul 'A Little'


"A little faith, a little love
Can be more than enough
When it's given to you"


       “Lily說她看見Malfoy——我是說,看見你的Scor了。”
       ...

Albie: Look at bloody James in his stupid Gryffin-whore Quidditch jacket. Thinks he’s better than us.

Lily: I know, right? Won’t even walk with his sister and brother.

Jamie: Piss off, losers, quit following me. I don’t know yeh.


love u, Al!! <3


source: http://goaskalbus....

意外的訪客


當我突然間出現在Malfoy莊園Scor臥室外的涼台上時,他看上去像是受到了特別巨大的驚嚇,Scor先是睜大了眼睛看着我,一脸的難以置信,然後就大喊大叫起來——
“我——!我要寄貓頭鷹到魔法部,讓他們派傲羅過來,幫助我把你這個非法幻影顯形入侵他人住宅的傢伙趕出去!”
他驚慌失措地說道,看上去就像一頭受驚的小鹿,oh, 我差點忘了我前男友的阿尼馬格斯就是一隻牡鹿。
“我就是一個傲羅,Scor。”我忍不住大笑着說道,只是Scor看着我的樣子似乎快要哭出來了,我感覺有點挫敗,因為我今晚決意要留下來。我慢慢走近坐回了床邊似乎已經無法動彈的Scor,他沒有逃跑,逃出這間臥室去到大廳或者Malfoy先生...

艷遇


“打擾一下,我想找Potter先生,請問他在嗎?”
儘管是十分溫柔的聲音,但是問話聲突然響起時我還是被嚇了一大跳,從今天的《預言家日報》上抬起頭,我看見一個和我年紀相仿的金髮男人正站在面前對我說話,他長得很英俊,而且我注意到他的眼睛是很特別的淺灰色。辦公桌靠近大門的話就是這點不太好,但凡來找人的傢伙都會先來問你,就好像自己變成了傲羅指揮部的門衛。
他見我沒有立刻作答又露出一個歉意的微笑,“抱歉,我是想說——”“主任出去了,最近部裡需要對外出面的事情有點多,他挺忙的。”
我停下了咀嚼口香糖的動作,又往靠裡的那條過道掃了一眼——每到中午吃飯前的這段時間整個指揮部就會變得很吵鬧,我眼前有無數用作傳...

“當我談Albus叔叔和Scorpius叔叔時我談些什麼?”

我眼角的餘光瞥見Albus叔叔掃了好幾眼牆上的掛鐘,他的動作太明顯連我都注意到了,也許這就是他的目的。
“我該送你回家了Alex,太晚Jim會擔心的。”
他總是用暱稱稱呼我爸,事實上他用暱稱稱呼他能這麼叫的每個人,Jim或者Jimmy啦,Rosie姑媽啦,Larry姑父啦,我覺得他喜歡暱稱這玩意兒,就像他一直堅持讓我們都叫他Al而不是他的正式名稱Albus一樣。
"Al's okay."
他一定以為他當初這麼說時表情和語氣都拿捏得很好,會給我們幾個小孩留下灑脫不羈的印象,但情況恰恰相反,我們只在當著他的面時才會順著他的意思叫Al叔叔,而私下裡比如說Aaron就是字正...

我不會游泳,當Goyle那個蠢蛋把我推進——好吧,準確來說是抓著我的一只胳膊把我扔進黑湖裡時我完全絕望了,我的魔杖被他粗暴地搶走後遠遠地丟在了那棵山毛櫸樹下,他看著我在水裡手腳胡亂撲騰的樣子而發笑,不過我現在擔心的並不是狼狽的自己有多丟臉,而是我在沉入湖底前是否會被在斯萊特林休息室裡的那些同學們發現,看著突然從天而降的一具屍體他們一定會被嚇壞的。

“——你幹嘛這樣對我!?”

我瘋狂地掙扎了好一會兒才突然想到問出這個問題,然而得到的答案令我訝異——

“因為Albus Potter。身為一個Malfoy你現在居然和他像對情侶一樣在一起交往,EWW—真是一對噁心的同性戀!我為你感到恥辱!”他的...

幻影顯形課

*稍作修改的未發過的舊文。

“待會兒就是第四節幻影顯形課了——你覺得怎麼樣,能做到在三個步驟後身體完整地出現在那個木圈中嗎?”
Scorpius吃著早餐小聲問道一旁的Albus,對方聽後彎了彎嘴角,表情輕鬆地叉起一片熏肉送進嘴裡,扭過頭對發問的人露出一個揶揄的笑容,“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驕傲的斯萊特林魁地奇球隊找球手Malfoy先生,我恐高不等於我就不擅長地面運動,幻影顯形是在地面上的活動,記得嗎?”
說完Albus就低下頭繼續對付盤子裡剩下的炒蛋,Scorpius聳了聳肩拿起自己那杯南瓜汁喝了一口,幻影顯形這項技能就自己而言掌握與否其實並不重要,反正他以後的職業已經確定好了是去...

你們活在我腦海中的世界,但我知道你們真實地存在於這裡,這樣就行了。你的頭髮,你的眼睛,你笑起來的樣子,你說話時的聲音,你的一舉一動在想到時就像畫板上的速寫在腦海中成形——我閉上眼睛,看見你。

然後你走出這裡,那就是你們的世界。

fuck yeah albius!

我他媽寫不出思蠍了。
我沒開玩笑。
到底他媽發生了什麼事。
我他媽是怎麼了。
操。
我說過我關於這倆基佬的腦洞大得能裝下整個霍格沃茨。

叼炸。
我比較喜歡第6行那種帥cry我的寫法,大概Al平時就是這麼寫字的。其次是第10行看起來溫柔婉約的風格,適合左撇子的Scor,字如其人。

The Art of Study:

studynomatterwhat:

dannnylawrence:

morgiecorgi:

stunningpicture:

This girl’s handwriting is the coolest thing I’ve seen all week.

this is a low-key superpower...

當然是繼續妄想Albius。

繼續癡漢Al,繼續prpr Scor。

不是想做,是一定要做的喇xD


Xmas, Albus & Scorpius Potter.

想到十一年後結婚第一年的平安夜,在倫敦家中那棵由两人親手裝飾好的聖誕樹下交換禮物與親吻的Al和Scor,忍不住想掉眼淚。

腦補Albius這件小事已經成為日常。

【hp/孙世代】使用飞天扫帚请小心

小心翼翼偷騎掃帚的Al好可愛啊ww 這個腦洞萌萌噠😊

南方公路:

在James读霍格沃茨一年级的暑假的一天,Albus决定偷偷玩一回James的魁地奇专用飞天扫帚。


自己和James一起骑飞天扫帚时,总是James自己飞行,而自己在旁边看。所以,Albus在所有人都睡着的中午,偷偷溜进了扫帚棚。


Harry和Ginny的扫帚并不适合自己,他和Lily没有属于自己的飞天扫帚,所以James的扫帚就成了他最好的选择。


他轻手轻脚的拿出那把保养得光鲜亮丽的扫帚,心跳加速的走到后院的空地,他不知道他到底走了多久,只记得当自己骑上扫帚的那一刻仿佛心跳停止。...

* 「孫世代的Potter和Malfoy兩人的關係不但沒有變好,彼此之間的鬥爭比起子世代反而變本加厲」——這樣的設定。 


(在某件不愉快的事情發生後——)


       Albus抓著Scorpius長袍裡襯衫的衣領用力把對方撞在了牆上,兩人眼裡都湧動著強烈的恨意和厭惡之情。

       Scorpius費力地想把魔杖從口袋裡拿出來,他灰色的眼睛狠狠地瞪著面前的Albus,“把你的手拿開,蠢貨。”“少他媽亂動,也別想著用魔杖...

©a/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