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younger now than we were before.

子博:headcanon-of-albius

路過有你的麗江


與那個人相伴的那一天,竟然長得像過了一輩子。


他還記得在麗江的束河古鎮遇見的成都男孩,走在街上卻突然下起雨來的那天他躲進了一家甜點店,因為人太多最後不得不和同樣獨自一人的對方拼桌一起喝咖啡,看上去很安靜的男孩子主動和他攀談起來,聊到最後他覺得這個說著一口綿軟溫柔的成都話叫做程錦生的人似乎在不經意間戳中了自己內心最柔軟的地方。他們約好晚上一起去吃西餐,之後又在酒吧裡聽駐唱歌手唱歌喝酒消磨了時間,凌晨時分他送錦生回對方住的青旅樓下時男孩把頭埋進他的頸窩,輕輕環住他的腰的樣子像是酒醉後在撒嬌,然而開口時的聲音又是怯怯的,“子渝,明天我們還能再見面嗎?”“今天是我待在麗江的最後一天啊,明天就得坐火車回昆明,然後再坐飛機回重慶了。”

他用溫柔的口吻回答另一個人,竭力想要藏起語氣裡的失落,錦生卻在聽後笑起來,“這就是旅行的意義了啊。”抬起頭專注看著他的模樣沐浴在月光下,刻進他的眼睛裡,“在陌生的地方,認識不同的人,瞭解不同的事,產生各種際遇——能夠遇見你,我已經很感謝了。”

錦生說完,從包裡拿出一串鑰匙,然後解下套在上面的一個木製的掛飾,“之前在這裡一家納西族的東巴文化飾品店看到的,覺得造型蠻可愛的就買了,不值幾個錢,但一時間也沒什麼別的好送,所以就把這個給你吧。”

對方最後在他手裡鬆開手,他低頭發現手心裡躺著的是一條小小的木頭魚,微張著嘴的樣子似乎在衝他微笑。

他抬頭,面前的程錦生也對他露出了笑容。


“謝謝,以及再見,江先生——子渝。”


他突然想起他惟一留下的一張對方的照片是之前他們站在酒吧門口接吻後自己用手機拍的,鏡頭裡的錦生低著頭沒有看他卻同樣靦腆害羞地微笑著。

他們最後沒有給對方留下任何聯繫方式就分別了,也如同錦生說過的那樣,子渝再也沒有見過他,但那個人卻讓他在從此以後多了一個繼續旅行的理由。


↑ 其實之前在麗江的小店裡買了木頭小魚掛飾的人是我😂

maya這次畫風如此文(gou)藝(xue)把我自己都嚇到了www 說好的無撕逼,不成渝呢(手動doge

© 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