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younger now than we were before.

子博:headcanon-of-albius
(原耽小号:oliviacollins)

想把这首恋如雨止ED送给现代paro的澄凌,人17岁的高中生和45岁的大叔都能在一起,你们20岁的年龄差(大概?)有什么好顾虑的——啊忘了你们是舅甥关系(。


“What a good thing we lose?

What a bad thing we knew?

I wanna sleep in your feel. 

I wanna see you in the deep.”

“Nothing but you’re the part of me.”


“我喜欢舅舅,想一辈子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金凌哭得满脸是泪,却难得的语气平静,不狂躁也不激动,江澄却动了气,他伸出双手把这个既当作外甥又当作儿子的男孩用力推出自己家门外,防盗门在金凌眼前重重关上发出巨响,房门另一边的男人听起来更加骇人的冰冷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滚!”

“——金凌,除非我死了,不再是你舅舅,否则我江澄这辈子都不会跟你在一起。”

没再管外面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的人,江澄靠着墙用颤抖的手点上烟,塞进嘴里还没吸几口,结果自己也哭了起来。


“高中我要回青岛上学了。”

吼了金凌却舍不得真的动手打他,江澄最后还是打开门把在外面哭得昏睡过去的男孩从地上抱起来放回对方卧室床上,没成想第二天吃早饭时,喝着江澄给自己炖的莲藕排骨汤的金凌说出口的第一句话竟是这句。

还站在厨房里打算从煲汤的砂罐里给自己也盛碗汤的江澄一瞬间感觉快拿不稳碗了,他的手又开始像昨夜费了半天劲儿才辛苦点燃烟那时微微颤抖起来,江澄轻轻放下碗,又转过头看了餐桌旁不再出声的金凌一眼,还好对方一直低着头,没看见他刚才的方寸大乱。


“耽误你了这三年,对不起。”

“耽误了什么?因为家里多了个半大小子,耽误我找女朋友?”

“……我走了的话你舍不舍得?”

“你走不走我都无所谓,不过你本来就应该在自己父母身边待着,姐姐姐夫工作忙无暇照顾你是他们失职,我这个做舅舅的不会管教晚辈也是失职。”

“——我说过,我现在不会考虑结婚的事情,跟你是不是住在我家里没关系……至于你,阿凌,你一个青春期的小男孩不喜欢可爱女孩子,反而倾心于我这个30多岁的大叔,是不是武汉这天太热,把你脑子热出问题了?”


金凌常常会回想初中这三年跟江澄在一起的生活,小学毕业离开父母身边从青岛来武汉的那个暑假,那时他就一点难过的心情都没有,心里全是以后都能和这个过去不常见面的亲人朝夕相处的兴奋。

他还记得初一第一学期期末,江澄到学校给他开家长会,期间金凌就坐在教室外面的过道上写作业,一面写一面等自己舅舅出来,看见有别的家长出来了他赶紧冲进教室,发现江澄还留在里面似是跟班主任询问些什么事,他听见男人跟老师解释说自己不是孩子的父亲,只是对方因工作太忙才把金凌送到舅舅家拜托照顾……金凌就躲在一边认真听着,自己也不知道心里在高兴什么。

初二那年的校运动会适逢江澄工作轮休,对方来了学校观看自己比赛,站在赛道上的金凌听见不远处江澄那句“加油!阿凌!”时心里一阵欢欣,助跑起跳的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跟身体一样都轻盈得像是飞了起来。跳远比赛结束金凌拉着江澄的手跑到学校的自动贩卖机旁,投下硬币买了两听可乐,对方把可乐拿在手里却没喝,嘴上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道:“男人可乐喝多了可是会被杀精的——”却被金凌大笑着打断:“反正舅舅又没有女朋友!”那个时候的江澄也笑,但事后回想起来,那张英俊面容上的笑似是带了点苦涩。

然后是刚上初三没多久,金凌跟着班上几个坏小子一起偷偷学抽烟,被江澄在家里当场抓住时他吓得眼泪都涌出来了,立刻把烟扔了但还是浑身发抖害怕对方会打自己,江澄那一巴掌扇到金凌脸上的前一秒钟被他自己硬生生收住,金凌睁开眼睛只看见男人气得铁青的脸,然后听见了那句一直记到现在的毛骨悚然的叱责——“要是被我发现还有下次打断你的腿。”

现在金凌晚上偶尔会喝酒,喝完了就回房间乖乖睡觉,江澄倒是默许了这一点,甚至默许了最近变成喝完酒不回自己房间而是去江澄卧室跟男人挤一张床睡的行为,金凌喝得半醉就要抱着江澄,还是手脚并用那种,手环着江澄的腰,一只脚还挂在对方的腿上,被酒精麻痹的脑子不太清醒,金凌好几次都把嘴唇凑近了江澄的唇,江澄也从来没有推开过——只有那么一次,似乎江澄也喝了点酒,在金凌闭着眼睛寻找男人的嘴唇时,江澄压下他的脑袋把他整个人抱在自己怀中,金凌半醉半醒间手无意识地碰到了江澄的下身,触到似是涨大了一圈的玩意儿时他立时酒醒了,缩回手再也不敢碰那处地方,可心里却像猫抓一样痒痒的,甚至感到自己那处也同样硬了起来。

其实金凌并不想回父母家,他还想待在这个城市,待在这个他称作舅舅的男人身边,能陪对方多久就陪多久,等到江澄结婚那天,他才能放心离开那人——但金凌又想,如果江澄一辈子不结婚,那他也可以陪着江澄不结婚,两个人都不结婚,最后是不是就能在一起了?

他等着江澄的答案,明知对方永远不会给他一个答案,但他还是愿意等,等一辈子也无所谓。


“大学再回来武汉上学吧。”

江澄说完这句,想了想,又对电话另一头的金凌补充道,“我等你回来。”

“那时舅舅结婚了吗?”

“我不说了吗,这三年内不考虑结婚的事情……下一个三年也不会。”

热度 ( 31 )

© a/s | Powered by LOFTER